第 3 章 归来
A-A+

元乐十年,因为在老夫人的寿宴上顾衣被顾南月母女激怒,出手用簪子划伤了临氏的脸,被顾南月推倒在地上磕破了头,顾至远只关心临氏的脸看都没看她的伤势,大怒之下将她罚在屋子里禁闭。

为了弥补临氏,转而向族中请求将顾南月这个庶出的女儿上族谱,由顾月改名为顾南月。

顾家是簪璎世家,规矩最为严格,只有嫡出的女儿才有资格排的上族谱,先前的顾月、如今的顾南月,虽然只有一字之差,身份上却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原本顾衣与顾至远本就嫌隙已深,再加上归梦从中时不时带来府中的流言——国公爷怕是不日便将玉夫人扶正,让顾衣对顾至远更加深恶痛绝。

是以,顾衣在冲动之下听了归梦的挑拨,偷偷的从顾家跑了出去,想去漠北找舅舅去。

那时的她与其说是胆大包天不如说是年少无知,带了银两只身一人离开了顾家,却遭山贼洗劫,那山贼准备毁了她的清白杀人抛尸,却见她生的貌美毒哑她将她卖到了江南的青楼中。

一夕之间,从顾家大小姐沦落成青楼中的风尘女子。三年后,她以贱籍参加春试,一举成为榜首,重新回到长安城中,回到顾家……

元乐十年,她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周折。

看似是她咎由自取,是她心肠恶毒嫉妒顾南月这个长安城第一才女与她起了争执,却误伤了临氏;是她性情顽劣,做错事之后不知悔改,反而离家出走遇上山贼。

可是若非是顾南月在宴席上故意提到她死去的母亲,她又怎么会被激怒失态?出走顾家到漠北找舅舅,并非是一时兴起,早就计划好的,男扮女装走的是最为安全的官道怎么又会时运不济遇上了山贼?若是巧合,为何在多年后她再次回到顾家,曾经跟在她身边的两个大丫鬟,沉默寡言的远书死了,而归梦却成了顾南月的心腹?

当年的她或许看不透临氏的险恶用心,但是在官场上摸爬打滚那么些年,早就看穿了或许从一开始的寿宴上就是临氏设计好的。故意激怒于她让她生离开顾家之决心,通过买通归梦知道她离家路线,在路上设好埋伏,想要毁去她的清白杀了她,却没想到她活了下来,可是却又死在了她女儿顾南月的手中……

当年是她太过于冲动,处处被临氏牵着鼻子走,才落得那样一个下场。如今回首往事,似乎前尘往事不过是她十五岁的一个噩梦而已,可是那十年的时间却是真真切切存在的,临氏、顾南月、李明渊,并非仅仅是一场噩梦。

天见犹怜,竟然让她回到了十年前。元乐十年,是她一生命运发生巨大周转的地方,重活一世,她必然不会让前世的悲剧再重演!

临氏也好,顾南月、李明渊也罢,既然她还活着,便不会白白的活着的。那些欠她的,负了她的,她都会一一的讨要回来!

远书见顾衣许久都没有说话,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顾衣一眼。

不过只是一眼,却足以让远书心惊!

却见平素无波澜的脸上,此时的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,昔日琉璃般的眼神,如今如黑夜一般深沉。

那模样——恍若从地狱归来的恶鬼。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