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 章 交锋
A-A+

顾衣依旧跪在地上,并没有如同往常一样被顾南月的三言两语给激怒,急着与顾南月争辩,让顾南月母女二人十分意外。

让她们更意外的事情,还在后面。

却见顾衣极尽卑谦道:“祖母是孙女的错,昨日是祖母的寿宴,孙女就不该与三姐姐起了争执误伤了姨娘让您的寿宴见了血,祖母要打要罚,孙女都毫无怨言!”

顾衣的一番话,看似是领罪,但是却有争锋相对临氏母女的意思。昨日之事,看似是她的错,看似是她先动手误伤了姨娘的脸让顾家丢了面子,可是为什么她会忽然跟顾南月动手?

在所有人面前,顾家四小姐骄纵、顽劣,三小姐性格温婉大方,而身为姨娘的临氏更是贤良淑德,所以指责声都落在了顾衣身上。

可是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事实,伤了的不仅是临氏,顾衣也受伤了!

顾衣跟老夫人请罪,可是老夫人真的因此治了她的罪未免有失公允。

嫡女庶女起了争执误伤了姨娘,同样庶女也伤了嫡女,若是真的治罪的话,两个人同样都要罚的。

不然若传了出去顾家又成了长安城中一桩笑话!

老夫人不是顾至远,被顾南月母女三言两语就被蒙蔽了双眼,老夫人知道其中厉害关系,更因为……老夫人并不喜欢顾南月母女二人。

顾衣这是要拉顾南月下水!

顾南月是何等的玲珑心肝,见形势不对,也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来,在老夫人面前道:“祖母月儿知道错了,月儿明知道四妹妹不喜欢月儿,宴席那日月儿就不该去的,不然四妹妹也不会失态搞砸了祖母的寿宴。月儿也有错,若是祖母为此事要罚四妹妹也一并罚了月儿吧!”

好个巧言善变的顾南月,一番话下来将自己的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,倒是成了顾衣的无理取闹。

临氏见顾南月跪下了,心中暗骂顾衣这小贱人太狡猾。

又生怕老夫人真的连带着罚了顾南月——毕竟老夫人不是顾致远,不会偏心着她们母女二人的。而她又曾服侍老夫人身边多年,是知道老夫人的性格,看似慈祥和蔼,可是一旦翻脸就六亲不认!

便道:“老夫人菩萨心肠,虽然四小姐在宴席上闯了祸到底是嫡亲孙女,四小姐又受了伤怎么忍心罚四小姐呢。依照妾身看,不若依照老夫人前些时日所言,请个教习嬷嬷教教三小姐的规矩便可。”

教习嬷嬷?只有犯了大错的大户人家千金才请教习嬷嬷来教规矩的,若是传出去谁家女儿请了教习嬷嬷以后选夫婿名声都不好!

临氏看似是为她说话求情,实则是想将顾南月从这件事情里面摘出来,最终在老夫人这里不会罚她更不会罚顾南月了。但是若真的依照临氏所言请了教习嬷嬷,她在教习嬷嬷手下肯定要吃不少苦头!

而老夫人,倒是真的认真考虑起了临氏的建议,她也有她的思量。

昨日寿宴上顾家已经够丢人的,若是再罚二人的话,顾家真的沦为了长安城中的笑柄了!一个是顾家嫡出的小姐,一个又是顾家最为出彩的女儿,罚任何一个都对顾家名声有损。

这大房就没有一天消停过!

脸色沉沉,淡淡道:“都起来吧,昨日的事情你父亲昨日已经跟我赔罪过了,你们二人我谁都不会罚。但是衣衣……”

老夫人看着顾衣道:“之前我怜惜你年纪小身体又弱便没有请教习嬷嬷来教导你,想着放在我膝下好好教导也是一样,只是昨日之事你做的太出格了!”

老夫人色厉内荏道:“你母亲走的早,你又与姨娘不亲近,祖母年纪大了又不好时时在你身边提点你,还是请个教习嬷嬷指点你才是上策。祖母这是为了你好,你该不会不同意的吧。”

老夫人虽然是与她商议,但是那口吻根本就不容她拒绝!

“我不愿意!”顾衣斩钉截铁的说道,一改方才温顺,十分强硬。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