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 章 火葬场
A-A+

我虽然早就下定决心为了钱什么都可以做,可是想到自己一个女孩子要在晚上跑到火葬场那样的地方去,还是觉得心里发怵。

上网查了一下,网上有很多关于我们市火葬场的传言,据说那里经常闹鬼,所以每天太阳落山以后便不再开门,也没有人值班。没有人值班倒是挺好的,否则我跑进去直播一定会被人发现的。

洗刷好躺在床上不敢关灯,就那么盯着空白的天花板,想要快点睡可是却没有一点睡意,便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玉牌,想要上网去查一下它是什么玉,值不值钱,想不到刚把它拿在手里一股困意袭来便睡着了。

睡梦中似乎有一个男人从后面轻轻把自己的身体环在了臂弯里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全感,就好像小时候睡在我爸的怀里一样。一觉醒来已经是大天亮了,神清气爽,我坐在床上发了半天呆,不知道自己怎么梦到了在三岁时就去世的父亲。

买了很多好吃的赶到医院,除了留下了昨天强子最后给我的那一千块钱,我把所有钱都交给了住院部,应该有一个星期医生不会再来催我交款了。

给我妈梳头时她再次告诉我自己想回家住了,在医院里不舒服,我知道她是心疼钱,便告诉她我找到了一个很挣钱的工作,让她安心养病。

我妈一脸担心地问我是什么工作,叮嘱我千万不能做傻事,我告诉她放心,她闺女挣的每一块钱都是干净的,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。

下午我按强子的交待打通了他给我的一个电话,想和他说的那个叫万之一的大师商量一下晚上直播的事,可是对方在电话里不耐烦地说自己正在忙着做法事,晚上十点准时在火葬场门口见面就行了。

吃晚饭的时候强子给我发信息,说短短一天时间昨天晚天我挖坟的视频点击量已经过百万了,直播间的订阅数也达到了三十万,这件事已经引起了观众极大的兴趣,今天晚上的直播只许成功不许失败。

我没有想到反响会这么大,心里便有些打鼓,强子又安慰我说他相信我一定可以的。

晚上九点,我打了一辆车赶到了火葬场,司机不敢开到地方,在离那里还有一里路的时候就让我下了车,还告诉我千万不要靠近火葬场,那里真的有鬼,他们跑车的都知道,我只好表面答应。

步行到火葬场门口的时候九点四十五,夜色中黑乎乎的大门就好像一只巨兽的大嘴,听着身边呼呼的风声我的心不由提了起来,脚步也变得沉重了许多。

门口一个身影也没有,那个所谓的大师还没有到,我开始怀疑对方是要放我鸽子了,心里又有些发慌,下意识地攥住了那块玉牌,竟然神奇地平静了下来。

一直等到十点,直播间里全部都刷起了开门开门的弹幕,还有一些人在嘲讽。

哈哈,主播一定鸽了!

雷声大雨点小23333

我就知道她不敢!

老子的十斤热翔已备好,还准备好了下翔小炒,可惜吃不上了!

老子的两壶浓尿已接好,开播即饮!

强子也给我发信息问我怎么回事,快点开始直播,否则就要扣钱了。

我咬了咬牙,从门口的矮墙上翻了过去,落地以后拿出手机正要开直播,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呯的一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掉到了地上,然后肩头便被人轻轻拍了一下,吓得我打了一个哆嗦,心都跳到了嗓子眼里。

你来了?

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了起来,我忙转身举起手机就要砸,对方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告诉我自己就是万之一,然后指着门旁的柱子说他早就来了,就躲在柱子上面暗中观察我,确认我的胆子真的很大这才决定以后帮我。

慕灵,你小心些,这里面真的有些不干净的东西。不过你放心,我万大师会一直在暗中保护你的,绝对不会让你出事。你只管直播就好了,如果真的有什么东西跑出来,都交给我万大师就好了。

对他的话我并不相信,觉得他只是虚张声势,要真有不干净的东西他还不早吓跑了?

打开直播,我把手机对着火葬场的大门,按照强子他们教我的刻意压低声音,小声告诉观众我现在正在火葬场给大家做直播,让他们确认我并不是在做假。

天,真的是女的!

老天,真的是火葬场!

老天爷,这女的胆子真的肥!

强子也不失时机地用彩色弹幕提醒喝尿吃翔的老兄可以开始了,弹幕也都跟着起哄,直播间里顿时沸腾起来,又有很多人说卡死了,谁在刷弹幕谁是弱智什么的,直播间热度噌噌地向上窜,系统也不停地提示贵族进入直播间。

等到我把今天晚上的直播内容说出来的时候,所有观众的好奇心都被吊了起来,又人打字说我一定不敢真的爬进放尸体的冰柜和焚化炉里去,否则他就刷游艇火箭。

看到直播间里这么多人,我的心里也没有那么害怕了,觉得他们好像就在我身边陪着我一样,便直接向存尸间的方向走去,一边走一边和观众互动。

存尸间是平房,旁边是一个很高的烟囱,那里就是焚化车间。

站在存尸间门口,我的心开始呯呯的狂跳起来,就算是早就做好了准备,真的要进入这样一个地方我还是紧张了。

深吸了一口气,真要伸手推门,我突然看到数不清的弹幕中有很多一样的内容:回头看!

我吓得一哆嗦,手机也一阵晃动,忙转过头去颤声叫道:谁?

身后什么也没有,万之一在几米外的墙边冲我摆摆手示意我没事。

等我再看向手机的时候,发现弹幕上开始狂刷:

哈哈,主播上当了!

女人就是胆子小!

节目效果十足!

我不再理会直播间的弹幕,正要想办法打开停尸间门上的锁,突然听到嘎嘎让人牙酸的声音响起,一股冷风扑面而来,停尸间的门竟然自己打开了!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