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 章 Part2
A-A+

叶之之刚挂断电话,陈渔又打了进来,电话那端她眉飞色舞地说:“晚上请你们喝咖啡,新开的一家店——‘素年锦时’。”还没待叶之之说话,陈渔就挂断电话了。叶之之回忆起陈渔问起的那个莫名其妙的问题:“男人手,女人手,搭在一起……”到了地方,叶之之见陈渔一脸欢喜的样子,原来她恋爱了。

当她俩正聊得起劲儿,她们的另外两个好朋友——安灰和杨淇也都忙完各自的事情赶了过来,她们四个女人是生死与共的“铁党”,她们有工作、有收入、有学历、有容貌,她们年近三十,对爱情将信将疑,对男人挑三拣四,不管她们甘不甘心,都被贴上了“剩女”的标签。她们哭过、笑过、彷徨过,在这个越来越大的城市里,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份爱。

目前叶之之领先她们一小步,她已经恋爱着。

安灰,32岁,影楼老板,事业心特别强,个性强硬,心直口快。

杨淇30岁,职业是一名出色的车模特,有着让人艳羡的脸蛋与身姿,风情万种,时而跋扈,时而娇柔,喜欢在各色男人之间周旋,并乐此不疲。

叶之之向安灰和杨淇宣布:“陈渔恋爱了。”

“真的假的?”安灰和杨淇虎视眈眈地看着陈渔,异口同声地问。

“嘿嘿,是真的,我和他目前处在蒙眬的暧昧状态。”陈渔说。

“他人怎么样?”安灰问。

“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恋网,绝对靠谱。”

“和我7岁的侄儿还有70岁的爷爷是一样一样的。”杨淇开玩笑地说。

“我觉得正常平常如常,有什么不好?找一个整天像上足了发条的玩具狗一样的男人,热情周到,长袖善舞,人前人后心眼活泛得像人精一样,那才让人纠结。”安灰说。

叶之之笑着安静地看着她的姐妹们。

杨淇笑着说:“对,是,各人投其所好,就像我喜欢吃炸酱面,陈渔喜欢清汤挂面外加细丝小咸菜。幸亏这种男人没砸在我手里,不然会耽误一个好男人的成长。”

四个女人哄笑起来。安灰又要了一些酒:“行了,别笑了,我过两天去北京购买些婚纱装,有跟我一起去的吗?”

大家都摇摇头耸耸肩。

“我建议你呀,不要自行开车去进货。”见安灰一脸的疑惑,叶之之接着说道,“我觉得什么事情都发生在旅途中,不论风景还是爱情,这都有可能呀。”

“对呀,对呀,人在旅途,充满未知的新鲜与刺激。”陈渔欣喜地说。

“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在一节车厢里,正好赶上的姻缘!”叶之之补充道。

“嗯,对。过后还会有人递给你张神秘的纸条,上面写着某天某时某分在某地方等你,不见不散。”陈渔说完,一副陶醉的样子。

就这样,叶之之和陈渔你一言我一语地构思着浪漫旅途,安灰听得心里荡漾开来,当下一拍桌子,大有一锤定音之感:“好!姐妹们,那我坐火车去北京。”

杨淇在旁不声不响地喝着红酒,心里暗笑她们三个的愚拙,她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,平稳地说道:“诸位,妄想完了吗?”

“什么叫妄想啊!”叶之之和陈渔一同反驳道。

“你们想想,有型、有钱、有品的男人谁去车厢里挤呀,放屁打嗝昏暗逼仄,还艳遇呢?编故事的吧?情节荒诞得一塌糊涂,真成了茶余饭后的闲情,没一点用。”

“安灰,听我们的,你就坐火车去,说不定,你新进的婚纱装中,有一套是属于你的,是某个绅士为你买下的呢,一切皆有可能呀!”陈渔说。

“对!情节看似一塌糊涂,结局有可能皆大欢喜呢。”叶之之说。

安灰的手机响了,大家齐看向她,这时已经是深夜近11点了,谁会在这样暧昧的时刻打来电话呢?大家一脸讪笑地看着安灰从包里拿出手机,等待她揭晓答案。可安灰只看了一眼,带着不屑一顾的神情“啪”地挂掉了手机,大家探头探脑地凑到她眼前问:“谁?”

“时常惦记我的10086。”安灰说。

大家颇感扫兴,脸上重现百无聊赖的神情,杨淇说:“唉,我还以为有血有肉男呢?”

“你说这世界他妈的这么大,怎么靠谱的男人这么少?这真是个捕爱的年代,我想好了,我要撒大网去捕爱。”安灰一口喝掉杯中酒,一副要远征的凛然样子。

散场时,杨淇恭祝安灰:“亲爱的,希望你不是人在囧途,我会为你祈祷的。”

上一章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