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 章 Part4
A-A+

叶之之和孙淳的婚姻大事快要水到渠成时,却忽然来了场急刹车,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。失恋后,叶之之在家疗伤,那段日子晨昏颠倒,不洗脸不刷牙,不穿衣服,过得昏天黑地。缘起缘落,爱来爱去,个中滋味,冷暖自知。姐妹几个没事就来陪她一起疗伤。

叶之之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,她在剪照片,这些照片全是她和孙淳的合影,两人看上去恩爱无比,亲密无间,每一张照片都让叶之之想起孙淳说过的甜言蜜语、海誓山盟,原来有时诺言和谎言是一样的。她操起剪刀,大义凛然地把他那部分齐齐地剪下,只有她剩了下来。

杨淇看着叶之之剪下的照片说:“哎,这张没剪完呢,你的嘴唇还留在他的脸上。”

叶之之看后,顺势剪了过去,安灰故意较真地说道:“你把他的脸剪了下来,那你的唇还在他脸上呢。”

叶之之赌气地说:“不剪了,烧掉。”

“失恋就像抽丝剥茧,非要将他从你心中彻底抽离这才是正道,剪这些东西一点用也没有。”杨淇说。

安灰和陈渔起身帮叶之之收拾起照片,叶之之痛苦地说:“从头到尾我是最可笑的人,与情敌和平共处、风调雨顺地聊着同一个男人,还竟然与情敌礼貌握手,并夸奖她老公好,这真是极大的侮辱与讽刺!”

“还想邀请人家共度晚餐,打算吃一个盘里的菜呢。”安灰揶揄道。

“行了,你就别刺激她了,叶之之,你应该高兴才对!庆幸没成他的糟糠,不然你这会儿真就像那红心儿萝卜早糠了。”杨淇安慰道。

“对!别和怨妇似的,悬崖勒马回头便是柳暗花明,灭掉他一个,还有后来人。”陈渔铿锵一句。

“真没想到,这小子他还想骑驴找马。”安灰兀自说道,话一出口觉得不顺耳,又忙改口道:“哦,典型的他是在骑马找驴嘛。”说完后,安灰好像觉得还不太恰当,干脆说道:“从今天开始,谁也不许提那个人。”

这时杨淇从梳妆台上拿来镜子递给叶之之,说:“你照下镜子。”叶之之不情愿地接过镜子,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一副残花败柳的样子,她知道自己要重新开启一段新的恋情以此来完成情感的新陈代谢。

叶之之酣畅淋漓地洗了个澡,换上漂亮的衣服和姐妹们去吃饭。这时陈渔刚交往的男朋友王小军打来了电话。

王小军激动不已地说:“我要你嫁给我!”陈渔听后一脸陶醉的样子,她觉得这句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讲,真是太受用了。

陈渔按捺住心中的狂喜,甜蜜地说:“嗯,好的。”

“但我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

“什么事?我可以不要钻石的。”陈渔很识趣地补充道。

“我……我有间歇性癫痫。”

“……”陈渔一听,脑袋顿时大了一圈,忙挂掉电话,泪眼婆娑地惊呼道:“啊,天哪!”说完一头栽在沙发里,好像她有癫痫病似的。就这样,陈渔的爱情戛然而止。

这一天她们四个落在了同一战线上,都成了单身女青年。那晚她们以铿锵的自由宣言为借口,拒绝恋爱。从酒吧里出来,她们觉得这个城市突然变得好大好大,自己好小好小,踽踽独行在这座光怪陆离的城市中,也优雅,也淡然,也顾影自怜着。

上一章 下一章